Archive

歸���ӿ�憶老馬

歸憶老馬   老馬說他讀過生理徵宏啟大樓詢師,其時我一吉美國際經貿大樓聽,就笑瞭。在我的面前,他是一個病人,時而不成一世,思惟飛逸,時而抑鬱疾苦,甚至想要輕生。…

Read More